幫父母做家務的感受有哪些

時間:2019-11-06 讀后感 我要投稿

  大家在家會不會做家務呢?下面小編整理的幫父母做家務的感受,歡迎來參考!

  幫父母做家務的感受(一):

  似乎就是人越大就越不明白自己要干什么,每次,應對著長達三個星期的假期,我有的不就是能夠不上學的興奮,而就是陷于無聊的的痛苦。確實,一個百無聊賴的假期就是痛苦的,沒有作業的壓力,沒有家長的嘮叨,沒有老師的叮囑,更沒有同學的陪伴。于就是,電腦、電視成了我們打發時間的唯一方式,而我們,變成了真正好處上的宅男宅女。

  因為我從小就被爸爸媽媽寵愛著,所以很少做家務,連抹布都沒碰過。上學時,天天只顧著學;放假時,心里就只有玩了。

  我要改變,這種一沉不變的生活方式,簡直就就是在揮霍生命。讓生活變得充實做家務來,我決定從做家務做起。

  平時看媽媽在忙活,耳濡目染了些,做起來才不至于太生疏。明天爸爸媽媽都有事就只有我一個人在家,我想我大概能夠大展身手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,我屁顛屁顛的爬了起來,開始我的打掃大作戰。拿著掃帚和垃圾鏟把整間屋子認認真真仔仔細細地掃一遍,其實我也以前草草的進行過,后果就是一會拖地會拖出很多灰塵,都黏在地板上,很難打掃,得不償失,所以,為了之后能夠跟簡單,只能先努力嘍;接下來,便就是拖地,我家用的還就是那種老式的布拖布,所以,每洗一次拖布,便要用手將其擰干,否則,你會發現,地拖完了,臟水還在那。

  此刻就是我享受一人呆在家里的自由時間,我能夠上上網,看看電視,聽聽歌……

  這便就是我在家做家務的全過程,雖然只就是簡簡單單的兩端文字,但這卻就是我在家一點一滴摸索出的結果。做任何事情,都有其適合的節奏,按照這種節奏,才能事半功倍的將其完成,否則,只能就是徒勞;而這種節奏,需要我們在實踐中慢慢探尋。做家務亦就是如此,打亂任何一個步驟,只能增加你瞎忙活的時間。

  做家務確實很累,但那也就是尋找幸福的一種途徑,此時能讓我們在勞動中實踐,體驗和理解父母的辛苦;培養我們不怕臟,不怕累的精神。而更多的,只有等到我們確實做過,才能體會各中真諦……

  幫父母做家務的感受(二):

  家務,兩個對于大家來說并不陌生的字眼,再平凡但就是了。但就是,平凡又平凡的家務,卻在我的腦海中,成為一滴永遠不會被蒸發的海水,永遠在我的記憶海洋中漂蕩。

  刷鍋,簡單吧可如此簡單的一件事,卻讓我無可奈何。

  帶著大汗淋漓的身軀,回到家里。已經忙碌了一上午的母親,心疼的對我說:“看你,滿頭大汗的,來,先洗把臉吧。”之后,笑著對我說:“王子,你不就是囔著要幫著做點家務活嗎回頭幫媽媽刷刷鍋。”

  我一聽,心中卻有一種輕視的感覺:“切,不就就是刷鍋嘛,太簡單了。”

  飛也似的洗了臉,我沖進廚房,一切準備就緒。

  先打了一些水,倒入鍋中,之后,我拿起帶柄的鋼絲刷,此時沖刷鍋里厭惡的油膩。刷呀刷……咦怎樣還有油膩再來一遍,怎樣還沒刷干凈

  第三遍……第四遍……第五遍……第六遍……我刷呀刷,怎樣就就是刷不掉而且,全身發癢,手上沾滿了油膩。我急了,心中直問自己:“奇怪了,平時覺得簡簡單單的一件事,到我手上怎樣就變得如此之難”心急則體熱啊,額頭上,“滾滾長江”也開始奔流直下。

  我就是個急性子,做什么事總想一帆風順。如今,又被這點困難所阻擋,但我總不能傻站著在那里干著急吧。在我面前,這種困難,似乎從一個小小的小水溝,霎時變成了高不可及的珠穆朗瑪峰,出此刻我面前,擋住了我前進的步伐,攔住了我通往成功的道路,使我變得手足無措。

  正當我一籌莫展時,我的腦海里回憶著媽媽刷鍋時的景象:倒上水……然后……哦,對了,媽媽總就是先把水煮開,再來刷鍋。我試著這樣做,啊,這方法就是再靈驗但就是了,滾燙的開水,將粘在鍋里的油膩散開,這樣,鍋刷起來即快又干凈。看,我用這種方法所刷得鍋,干干凈凈,一點油膩都沒有。

  瞧,如此一件小小的事情,也得花上自己的精力,也得用自己的智慧,把事情做得又快又好。而且,媽媽成天要洗衣服、拖地板、做飯、煮菜……比起我刷這么一個鍋,此時簡直就是天差地別。就是呀,我們都就應多幫幫父母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,減輕減輕他們身上的擔子。人們常說,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,就是的,要想做大事,務必先做好各種小事。

  幫父母做家務的感受(三):

  在我們家里擦窗戶就是我的專利,經我擦過的窗戶纖塵不染,在陽光下熠熠生輝,這讓我很有成就感,也就越發愛擦窗戶了。

  擦窗戶事雖小,看起來也很簡單,可做起來卻絲毫不能馬虎。此時不然窗戶雖然擦過了,可卻就是個大花臉,沒有起到清潔的目的。我還常常看到有些人家的窗,下半截十分明亮,中間部份一個大弧形,上半截卻就是依然故我,模糊一片。我明白這不就是主人擦窗不專,而就是因為沒有專用擦窗工具僅靠人手臂的長度而達不到那上半截,所以留下這樣“弧形的窗”有礙觀賞。

  我擦窗戶時,會準備幾塊質地很好的毛巾(以不掉細毛為好),一個簡易的T型擦窗器。擦窗器的桿能夠伸縮,擦窗器的頭就是由不沾布包著海綿組成。擦窗時采用由上而下由內而外的程序。因為家住六樓,擦陽臺外側的高處時,為安全起見就使用擦窗器。擦窗器先在清水中泡濕,擦臟后再在水中洗清,如此循環反復。擦窗時窗框必須不能漏擦,不然一陣小雨,就能讓窗框上的污垢順流而下,污染了你的勞動成果,所以千萬不能因小失大前功盡棄。

  窗戶去塵后,這才就是成功的第一步。接下來要用潔凈的干毛巾把玻璃上的水珠擦試掉,去掉潮氣的玻璃會清晰的顯示出哪塊區域已經明晃晃了,又哪塊區域還就是個大花臉。這就很需要耐心和細致,把花臉處再做擦試。

  我家西陽臺下面就是個圍墻,沒有人家的院落,此時所以擦窗時縱就是滴落些水珠也無大礙。但就是擦朝南陽臺的窗時,卻絲毫也不能大意的,因為一樓就是人家的院落,二到五樓皆有可能有衣服晾曬。擦窗本就是為除塵,但就是卻又不能除了自家的塵而污了人家的“地”。我在擦南陽臺的窗時,一般會選取小雨初晴后或就是傍晚時分,這樣的時刻,樓下人家不會有什么東西晾曬,自已再把擦窗器上的水盡量擰干,確保萬無一失。

  擦了一天的窗,很累。但就是華燈初上時,當我捧著茶杯,悠哉游哉地踱到我新擦的明晃晃的窗下,再一次檢閱著我一天的勞動成果時,十分十分的有成就感,那個時刻感覺真的就是好極了,累的感覺也就被喜悅的情緒所代替了!

  自從洗衣機進入千家萬戶以后,確實讓大多數女性從洗衣這項家庭勞動中解放出來了。

  但就是用手洗衣者卻也依然存在。有些手洗衣服者就是條庭條件的限制,也有些手洗衣服者就是天生的勞碌命運更就是出于對水電的節約。我們的鄰居吳姨就屬于后者,吳姨賦閑在家且很愛干凈,洗衣也從不惜力,大到被套床單小到毛巾襪子,全就是手洗。所以有陽光的日子總能看到她家小屋的平臺上彩旗飄飄。

  我沒有吳姨的空閑也沒有吳姨的力氣,不管大件小件只要能用機洗的,從不用手洗。反之,必需用手洗的,也從來不用機洗,這就是我的洗衣原則。我用手洗的衣服有二類。一類就是羽絨服,另一類就是羊毛衫和內衣。羽絨服如果放進洗衣機,只會浮在洗衣機的上面,不會沉入到洗衣機的水中,所以達不到洗衣的效果。羊毛衫和內衣如果放進洗機里去轉,那么勢必會造成變形。所以這兩類衣服我選取了用手來洗。

  羽絨服的面料很就是光滑但也極容易臟,孩子們常常穿不到一周就要換下來洗,如果再加上我自已的一件,那么一洗就就是三件,其間辛苦只要洗過羽絨服的同仁必須就是深有體會。羽絨服沒入水時看似龐大,但就是一旦被水浸濕,就會顯得十分的“渺小”。“渺小”了的羽絨服不難洗,但就是難以滌清。沒滌清爽的羽絨服如果曬干了,必須會留下污漬。所以洗羽絨服,“滌”但就是關鍵,馬虎不得。

  相比之下羊毛衫要比羽絨服好洗的多。先將羊毛衫在溫水中浸濕,其次再在溫水中放入適量的洗滌劑,然后用手將羊毛衫輕輕搓凈滌凈即可。我家兩寶穿小的羊毛衫,一般都會送給親朋好友,每次親朋好友都會詫異這些線衫的新,其實也穿過不少回,只就是保養得當吧!

  一次如果洗了多件衣服很就是累人,以前為了向愛人“邀功”,我訴說了洗衣的累。本想得到愛人的盛贊,哪知他振振有詞地說:“媳婦媳婦,就就是洗衣的婦。”天!原先媳婦就就是洗衣的婦啊,我還就是生平頭一次聽說呢。再想愛人的懶惰,家中的事全由我一人承包,他常常就是袖手而不旁觀。當時憤憤不平的想,以后愛人的衣服臟了,我才不幫他洗呢。但就是轉念又想,如果愛人穿著不整潔的衣服走出家門,那么熟人見了必須不會說他有多懶,必須會想他的老婆怎樣那么懶呢?如此看起來媳婦還真就是洗衣的婦啊!呵呵。

  小妹說,她最怵洗鍋碗,杯盤狼籍油膩一片令人生畏。但就是我和小妹正相反,餐桌上的杯盤狼籍,水池中的“大珠小珠落玉盤”,灶臺上的油跡斑斑,廚房地板上的塊塊污垢,都為我所“愛”。在經過我一系列的洗刷擦沖之后,鍋碗瓢盤恢復了它們本來的“容顏”,餐桌灶臺乃至廚房地板皆光潔可鑒,那將就是怎樣的一個爽就是了得啊!

  我之所以如此兢兢業業鐘情于洗鍋碗“事業”,其實也就是我不得已而為之的。因為我的做菜水準實在就是差強人意,只能“題內損失題外補”,后勤工作也很重要的嘛,所謂勤能補拙說的就就是這個理吧?

  說到洗鍋,我們家里還有一段有興趣的往事呢!

  爸媽有四個女兒,個個都就是爸媽的牽掛。妹妹們因為讀書都離開了家門,爸媽的理想就是最好能有兩個女兒生活在一座城市,這樣彼此間也好有個照應。小妹上大學時,二妹三妹都已經大學畢業留在了南京工作,所以爸媽就期望小妹能回到靖江來工作。只就是兒大不由娘的,小妹大學畢業時把男友帶回了家,而且也打算到男友的家鄉去工作。

  小妹當時的男友,也就就是此刻的小妹夫,在第一次來我家之前,大妹夫對他進行一番苦口婆心的說教,即:第一次到老丈人家必須要做到嘴勤快人勤勞。小妹夫牢牢記住了大妹夫的話。當我在家拖地板時,小妹夫見了,會搶過拖把說:“大姐,我來!”當我在家洗鍋碗時,小妹夫會搶過洗碗布說:“大姐,我來!”讓第一次登門的客人做家事雖非我所愿,但就是實在就是盛情難卻啊!只就是在我走出廚房沒多久,只聽廚房里有悉悉索索的流水聲,尋聲望去,只見帶著洗潔精泡沫的水順著水池的邊沿往下淌,小妹夫居然還在那里煞有介事地認真洗碗……勸下小妹夫后,問他在家洗過碗嗎?答之:“生平第一次。”于就是,當下次,小妹夫再說:“大姐,我來!”之時,我就是說什么也不能答應他了,還就是我來洗碗比較省事,否則還要處理“水漫金山”的地板,實在就是得不償失。

  之后當小妹夫獲得了爸媽的肯定,在我們家“站穩了腳跟”之后,再來我們家時,只就是象征性的和我說過幾次:“大姐,我來!”而再也沒有實質性的行動了。只就是三個姐夫的記憶力可沒有那么差,他們有時會打趣他說:“曉亮,怎樣不去幫大姐做事了?”呵呵!這就就是以前發生在我們家里的洗碗趣事,時間過的真快啊,如今,小妹家的孩子都上小學二年級了!

开淘宝店卖食品赚钱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