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抗戰的歷史故事

時間:2018-02-27 歷史故事 我要投稿

  這是抗戰即將結束時發生的一場戰斗。

  在西南的大山里,中日兩支部隊突然遭遇,雙方展開了一場激戰。

  戰斗中,將軍的部隊取得了明顯的優勢。

  日軍雖勇,已是強弩之末,在將軍部隊的沖擊下,潰不成軍,傷亡殆盡。最后,逃出戰場的,僅有一名日軍。

  戰士們舉起槍,被將軍攔住了。將軍放下望遠鏡,說,還是個娃娃呢,去找回來,否則,那小子躲在山上是死定了。

  戰士們聽從將軍的命令,進山去找了兩天兩夜,一個個垂頭喪氣地回來了——大山的深處,找一個人,難如登天。

  將軍望著遠處的大山,山上云纏霧繞,夕陽如血,染紅了將軍的雙眸。將軍的眼前又一次浮現出一張十八九歲的娃娃臉,一聲聲地叫著“爹,救我,我不想死”,那血,一口口吐出,吐得將軍熱淚盈眶。

  戰爭有罪,可生命是無罪的。將軍想。

  將軍用巴掌抹去臉上的熱淚,招來一個偵察排,親自領著上山去找。他不信,一個十幾歲的娃娃,能上得天入得地?

  將軍要找的那個日本兵——準確地說,應是個日本娃娃——就躲在山上,躲在離將軍軍營不遠的山上,彈盡糧絕,坐以待斃。兩天兩夜了,他沒吃一點兒東西,沒喝一口水。孤零零地一個人藏在大山里,聽著狼嗥狐叫,他的心里害怕極了。畢竟,他才十七八歲。

  他想家,想年過半百的父母,更想接近人。但此刻,他又最怕遇到人:八年了,他們在這兒種下了太多的罪惡,山下是一片憤怒的海、一片復仇的火,他下去,會被淹死、焚毀。

  第二天下午,隱隱約約地,他聽到了響動。有氣無力地抬起頭,他大吃一驚:他看到一隊士兵在一個魁梧身影的帶領下,向這邊走來。

  是來捉他的,他想。

  他轉身,拄著一根棍子,一步步向山頂爬去。風吹草動,也引來了將軍和將軍的士兵們。夕陽下,一個逃,一隊追,逶逶迤迤。一群黑黑的人影來到了一處懸崖。

  前面,是懸崖。后面,是一排明晃晃的刺刀。

  他絕望了,抬起頭,向遙遠的天邊望去。那兒,海的那邊,有他的父母和櫻花如雪的故鄉——這一切他再也見不著了。他不想死,他還沒活夠,可他又不得不死。

  他拄著棍子,一步步向崖頭走去。

  “站住!”一聲大喝,讓他一怔。

  年過半百的將軍向他走來。

  “孩子,別干傻事了,戰爭就要結束了。”

  “不,我絕不會做你們的俘虜。”

  他年輕的臉上,露出桀驁不馴的神色。

  “不會的,你還是個娃娃,我們不會把你當俘虜的,我們會把你送回國,送到你父母那兒去。”

  他搖搖頭。他想活,但他不信。

  將軍舉起右手,五指向上,莊重地說:“對著這里的山,這里的樹,這里的每一個人,我以一個軍人的身份,更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向你保證,我說到做到。”

  面對著這位老兵,這位慈祥的將軍,這位偉大的父親,他心中的一層堅硬的外殼慢慢融化,淚水一串串滾了出來。

  “活著多好啊,再別讓你的父母為你傷心了。”將軍拍拍他的肩,伸出左手,手里,赫然是一個饅頭。

  “嗵”的一聲,士兵跪下,這是一個軍人對另一個軍人的服膺,是仁義、慈愛、人性對帝國榮譽的征服。將軍扶起這個和自己兒子差不多大的娃娃。他的淚流了下來,他又一次想起了自己的兒子,那個戰死沙場的娃娃,那個吐著血,一聲聲叫著“爹,救我”的娃娃。

  那小子要是還活著該多好啊,他還沒活夠,還沒嘗夠生活的滋味呢。將軍想。

开淘宝店卖食品赚钱吗